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二十八)

2019-11-1 01:3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2099|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为什么要打三次战役?原因很多,有政治上的,也有军事上的,政治上的我简单说说:朝鲜统一祖国的要求,对美国9月跨过三八线和侵略台湾的还击,苏联的压力,显示我军的战斗力等等。我主要从一个事后诸葛亮的角度,从军事方面谈谈打三次战役的必要性。

为什么要打三次战役?原因很多,有政治上的,也有军事上的,政治上的我简单说说:朝鲜统一祖国的要求,对美国9月跨过三八线和侵略台湾的还击,苏联的压力,显示我军的战斗力等等。我主要从一个事后诸葛亮的角度,从军事方面谈谈打三次战役的必要性。

           

首先,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是我们的优良传统,二次战役我军损失大,敌军损失更大,我们是胜利者他们是失败者,现在发动攻击事半功倍。从三次战役的结果来看,许多地方我们是走过去的,好多四次、五次战役我们费尽力气打下来的地方,三次战役美军根本没动脑筋防守,比如汉城和议政府走廊,比如横城和砥平里,比如金化和被鲜血浸透的铁原,美军在三次战役都是主动放弃的。其次,占领了这么多地方,在四次,五次战役中我们就有了闪转腾挪的转移空间。美军的物质力量始终远远高于我军,国内可以动员大量兵力入朝,我们也不可能直接攻击美国本土摧毁他们的战争潜力,既然如此,在美军反击前尽量夺取更多有利于阻击的地区,无疑是正确的。           

即使是为了停战谈判,夺取更多土地的一方无疑更有优势可言。第三,在三八线以南的汉江平原更有利于敌军机械化部队的攻防,如果不趁敌军虚弱时攻击,等敌军实力恢复了,一定会难度更大,不过,平原地区不利防守,所以这块地区,我们最终得而复失,当时的志愿军,确实不具备和美军在平原上打坦克会战的能力,这个能力大致在70年代初我们才有。   

        500

三次战役中,双方作战序列见前图,志愿军参战部队为十三兵团下辖38军,39军,40军,42军,50军和66军共计6个军,东线9兵团的3个军因为在长津湖战役中产生大面积冻伤,加之后勤困难,就地休整补充兵力,在三次战役中未参战。

在一次、二次战役中,志愿军十三兵团也遭受了一定损失,伤亡2万余人,三次战役打响前,十三兵团的六个军兵力共计23万人,在三次战役中,整编和补充完毕的朝鲜人民军也加入了战场,人民军1,2,5军团共计7万5千人,这样,我方发起攻击的总兵力为30万人。

1950年12月20日中午12时,志司正式下达了发起三次战役的命令,战役决心为:以第42、第66军配属炮兵1个团为左纵队,统由第42军军长昊瑞林、政治委员周彪指挥。以5个师兵力担任攻歼东起春川西北40里之马坪里、西至永平地区之南朝鲜第2师及第5师一部,应集主力干永平(不含)迄龙沼洞地区,首先集中绝对优势火力、兵力消灭南朝鲜第2师1一2个团,得手后再向东逐次歼击。另以第66军1个师由华川南渡北汉江,向春川以北地区之敌积极动作,钳制该敌配合主力作战。该师并与杨口、麟蹄人民军第2、第5军团密切联系,策应人民军该两军团南进攻击,得手后以加平、龙上里、清平里为目标扩张战果,切断春川、汉城交通。

  以第38、第39、第40、第50军配属炮兵第1师全部和炮兵第8师共6个炮兵团为右纵队,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统一指挥,担任攻击东起水平(含)西至高浪浦里地区南朝鲜第6、第l师。首先集中3个主力军歼火南朝鲜第6师,再歼南朝鲜第1师,得手后以抱川、纸杏里、龟岩里为目标扩大战果,具体由韩部署之。攻击开始时,应注意以有力一部隔断美军和南朝鲜军的联系,阻击增援。

这里,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直接指挥右路四个军加六个炮兵团,作为主力直接发起了进攻,韩先楚是解放军大兵团攻击战术的佼佼者,他打仗风格凶悍迅速,被称为”旋风司令“,”韩先楚丢下整个兵团部,只带3名参谋、一名通讯员和两名警卫员,连他共7个人,组成了赫赫有名的“韩指”,紧跟大部队行动,遇到情况反应极为灵活,三次战役中,韩指像美军的附骨之蛆一样,牢牢抓住敌军的每一个破绽和漏洞,攻势如水银泻地,极为精彩。

   考虑到人民军大多是新兵,战斗经验匮乏,前期失败的阴影还未散去,联司命令人民军1军团在开城地区向当面韩军发动佯攻,牵制汶山地区的敌军,而2,5军团则向相对薄弱的韩军1,2军团结合部发动攻击,这里敌军兵力火力均较为薄弱,有利于人民军的新兵获取战斗经验。

500

开国上将韩先楚,历任红军作战科长,八路军团长,解放军纵队司令、兵团副司令、司令,抗美援朝时期为志愿军副司令员。 

        

一、二次战役给当面美、韩军带来了失败的巨大压力,东线撤退的美军第10军三个师,也就是陆战1师、步3师和步7师损失惨重,尤其是步7师被成建制歼灭一个团级战斗队,这是伤筋动骨的损失,陆战1师伤亡1/3,基本失去了战斗力,这三个师从海上撤退回釜山后,短期无法参战。此外,西线损失最为惨重的美军步2师也失去了战斗力,被调回后方充当预备队——实际上在三次战役中没有美军步2师的参战记录。剩余的美军和韩军被安置在三八线的防线上,韩军在前充当炮灰,而防线上的美军早早准备好了卡车和公路,并在路上全部桥梁上安置了炸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在三八线正面防守的韩军共计3个军团7个师,分别是:1军团的9师和首都师,2军团的3师和7师以及3军团的2,5,8师,这些部队都曾在一、二次战役中被志愿军沉重打击过,已成惊弓之鸟,尤其是被38军全歼的7师和被42军全歼的8师,很难说得上有什么战斗力。此外,韩军6师在二次战役中位置靠后,相对完整,于是被美军9军调走放在正面,为美军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整个韩国军队士气低落,叛逃事件屡见不鲜。

除了上边的8个师的伪军,美军和“联合国军”参战部队还有:美军24师、步25师、骑1师。这三个美国师根本就没有展开,而是沿着公路集结在韩军的后方,随时准备逃窜,作为预备队的美2师干脆直接在三七线的堤川一线“预备”,不过,美军从后方空运来了空降187团七千余人,作为美军的战略预备队(数字存疑,从3000-7000都有,战斗力相当于志愿军一个师)。此外,英军27旅和29旅也成建制参战。  

      

“联合国军”具体部署为:

其具体部署由西至东为:

美第1军指挥2个师又3个旅。第一梯队,南朝鲜第I师防守临津江口至舟月里地段,土耳其旅防守汉城以西盐河口至金浦地段;第二梯队,美第24师、英第29旅、英第27旅分别位于汉城西北高阳及汉江南岸安养里和水原地域。

   美第9军指挥3个师。第一梯队,南朝鲜第6师防守舟月里至梁文里地段;第二梯队美第24师、美骑兵第1师分别位于议政府、抱川及汉城以东雌马场里、金谷里、道谷里地域。

   南朝鲜第3军团指挥3个师,成一个梯队展开:南朝鲜第2师防守梁文里至榻豆郡地段,南朝鲜第5师防守榻豆郁至背后岭地段,南朝鲜第8师防守庆云山至揪田里地段。

   南朝鲜第2军团指挥2个师。南朝鲜第3师,防守揪田里、甲屯里地段。南朝鲜第7师位于春川、横城地区,为南朝鲜陆军本部预备队。

   南朝鲜第1军团指挥2个师,成一个梯队展开:南朝鲜第9师防守甲屯里至道采洞地段,南朝鲜首都师防守道采洞至东海岸地段。

   另美第2师主力位于堤川,一部位于洪川;美空降第187团位于军浦场,为美第8集团军预备队。

   “联合国军”的部署特点是,置南朝鲜军于第一线,美英军于第二线,并大部分集结于汉城周围及汉江南北地区之交通要道,随时准备逃窜。           

12月23日,接到命令的志愿军各部逐渐进入位于三八线附近的三次战役出发阵地,这些地名大家今后会越来越熟悉:金化、铁原、华川、朔宁、涟川......

500

   志司彭德怀、朴一禹、洪学智确定,战役进攻发起时间为12月31日17时。27日,各军隐蔽前出到战役攻击准备位置,第50军进到开城以东地区:第39军进到九化里地区;第40军进到朔宁地区;第38军进到涟川地区;第42军进到铁原东南地区;第66军进到金化以南及华川以北地区。人民军第1军团进到沙里院及其以南地区;第2.第5军团的5个师隐蔽进到洪川地区,其余进到麟蹄地区。为保证指挥和联络,军与军之间均架设了有线电话。

   三天后,志愿军各部均冒着严寒和大雪抵达攻击位置,表现最出色的是朝鲜战场头号王牌师——39军116师,该师在韩1师当面,利用夜晚和大雪做掩护,将突击部队7500人及火炮70余门隐蔽在临津江北岸一天一夜,未被敌人发现。三个月后,当志愿军再次需要强渡临津江时,又一支英雄的志愿军部队不谋而合,用此战术突破了临津江,他们的番号是:19兵团,63军,187师。          

1950年除夕—12月31日,三八线附近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气温骤降。当日17时,志愿军和人民军按照预定计划,经过短促的炮火准备之后,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的200多公里的宽大正面上,向“联合国军”的三八线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志愿军右纵队第50,第39,第40,第38军,在高浪浦里至永平地段上突破临津江和汉滩川。临津江和汉滩川南岸是天然峭壁,南朝鲜第1、第6师依托既设阵地,凭险据守,在防线前沿布满了铁丝网和地雷。志愿军左纵队第42,第66军在水平至马坪里地段上突破南朝鲜军阵地。这一地段敌防御正面狭小,纵深内山川交错,森林密布,白雪皑皑,两侧依托临津江和北汉江,南朝鲜第2师和南朝鲜第5师在这一地段纵深布防。

500

   此时,“联合国军”已成惊弓之鸟,对志愿军闻风丧胆,在志愿军和人民军发起攻击后,稍作抵抗,就撤退逃跑。志愿军从12月31日17时发起攻击后,仅半小时至1小时,右纵队的第38,第39军和左纵队的第42军即先后突破“联合国军”的三八线阵地。IS时30分和20时30分,右纵队的第40军和左纵队的第66军也先后突破敌军的三八线阵地,第50军于22时南渡临津往,志愿军各部突破均较顺利。

   第39军在炮兵第26、第45团(共32门炮)支援下,于新华、土井地段突破。以猛烈的炮火摧毁了南朝鲜第1师前沿火力点,压制了其纵深炮兵,并在前沿为步兵开辟了两条道路。担任突破任务的第116师,在炮火延伸时,用5一11分钟通过雷区,涉过齐腰深的冰河,攀上对面的陡崖。尔后,迅速从南朝鲜第I师防御正面突入。经过一夜战斗,至1951年1月1日拂晓前,突人南朝鲜军防御纵深约10公里,占领了大村、武建里地区。该军担任穿插迁回仟务的第117师随第116师右翼团过江后,迅速向东豆川以南地区穿插前进,其前卫团沿途粉碎了敌军5次阻击后,于1日5时前,突入纵深15公里,迂回到东豆川以南的湘水里、仙岩里地区,割裂了南朝鲜第6师与其左翼南朝鲜第1师的联系,并截歼南逃的南朝鲜第6师600余人。第115师在第116师1个团的接应下渡过临津江,井有力地策应了第50军的渡江。1月6日,志愿军总部对第39军第116,第117师分别进行了通令表扬,同时通令表扬了配合该军作战的炮兵第45团。

第40军在炮兵第42团和第29团(第29团在开进中遭敌突袭,仅有1个连参加战斗)的支援下,以2个师于峨嵋里至高滩地段突过临津江和汉滩川,该军第118师当而系南朝鲜第6师主力,工事和火力较强,第118师展开逐山逐堡攻击争夺至1月1日拂晓,南朝鲜第6师主力在美军飞机掩护下南逃。志愿军第119师在炮兵掩护下一举突破江防,师主力迅速向纵深发展,于I月1日拂晓前,突人敌军防御纵深12公里,占领了东豆川以西安兴里、上牌里地区,并派1个连占领了东豆川东山,将南朝鲜第6师的后路切断,但对情况缺乏具体了解,又将该连撤回,故形成缺口,致使南朝鲜第6师大部分得以脱逃。

   第38军在炮兵第25,第46团支援下,以2个师于楼垄至板巨里地段突破,在短促炮火准备后,第113师仅20分钟即强涉汉滩川,突进南朝鲜第6师阵地,并歼其1个连,尔后向纵深发展。该军担任穿插迁回任务的第114师突破后,于1 日昼间继续发展进攻,至12时突入纵深20公里,占领了东豆川东南之七峰山,但在与第39军第117师构成合围前,南朝鲜第6师已向南撤退,第114师1个营进到七峰山以南,发现南朝鲜第6师1000余人及汽车正向议政府方向撤退,当即展开阻击,歼其400余入。第38军主力向抱川、议政府方向攻击前进,于1月1日晚进占新邑里,抱川之敌已经南逃。

   第66军在第39军协同下,于1月1日2时从茅石洞至高浪浦里突过临津江,突人敌阵地2公里,占领了紫长里地区。

   第42军在炮兵第44团支援下,于观音山至拜仙洞地段突破,歼南朝鲜第2师2个团各一部,并全歼2个炮兵连。经一夜战斗,于l日拂晓前占领道城规、蛾洋岩。该军担任迁回任务的第124师占领道城规后,不顾山高雪深不怕敌机威胁,于昼问继续突击,大胆猛进,沿途打破敌军to次阻击,并歼南朝鲜第2师1个营,于1日12时,前出50公里,进至济宁里以南石长里地区,圆满完成了切断南朝鲜第2师退路的任务,并继续向上南淙、下南淙地区突击,该师受到志愿军总部的表扬。军主力于1日推进到花规里、中板里、赤木里地区,歼灭了南朝鲜第2师1个多营,然后继续向加平方向发展进攻。

   第66军于龙沼洞、马坪里、园坪里地段突破南朝鲜第2师和第5师防御前沿后,主力克服敌军的重重障碍,翻越冰山雪岭,向南朝鲜军防御纵深发展进攻,先后占领修德山、上红破里、下红破里、上南涂、下南涂地区,沿途歼南朝鲜第2师1个营又1个连,与第42军第121师将南朝鲜第2师大部和第5师一部包围于修德山、上南棕、下南涂地区。第66军主力与第42军第124师对该敌展开攻击,至2日拂晓.全歼南朝鲜第2师第32团2个营、第31团和第5师第36团各l个营另南朝鲜军1个炮兵营,共毙伤俘32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60余门、汽车40余辆。

   志司于3日9时发出表扬电,表扬66军取得的重大胜利,并同时表扬了穿插作战中取得突出胜利的40军124师和头号王牌39军116师。

   在志愿军发动全线总攻的同时,朝鲜人民军也发起了攻击,1军团成功将当面之敌击溃,而2,5军团则迂回到了敌军防线侧翼,南朝鲜3师被迫溃退。

951年1月1日,美联社记者报道了南朝鲜军争相南逃的情景:强大的中国军队今年元旦早晨在汉城以北和东北把联合国军击退了好几英里。汉城正北的盟军1个师己完全崩溃。记者曾看到该师的约1000余人在他们原来的阵地以东数英里的路上狼狈南行。因为不得透露联合国军的番号,但是这个被击溃的师是以顽强著称的”。

  法新社记者和合众社记者报道,美第8集团军在撤退时,实行了“焦土”政策,从三八线向南撤通的整个地区一烧而光。他们将去年12月初以来即已占住的学校、粮库以及茅草屋等焚烧一空。白烟和烧焦了的稻草屑在撤退的路上飘浮,烟雾蔽天,终日无光。

500

   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后来在其回忆录中,也描写了他的部队从三八线向南撤退的狼狈相。他写道:

   元旦上午,我驭车由北面出了汉城,结果见到了一幅令人沮丧的景象。朝鲜士兵乘着一辆辆卡车,正川流不息地向南涌去。他们没有秋序,没有武器,没有领导,完全是在全面败退。有些士兵是依靠步行或者乘着各种征用的车辆逃到这里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得离中国军队愈远愈好。他们扔掉了自己的步枪和手枪,丢弃了所有的火炮、迫击炮、机枪以及多人操作的武器。

   我知道,要想制止这些连我的话都听不懂的吓破了胆的士兵大规模溃逃,那是枉费心机。但是,我还是得试一下。于是,我跳下吉普车,站到路当中,高举手臂示意一辆迎面开来的卡车停下。开头几辆没有减速便从我身旁晓了过去。但是不久我还是拦住了一支载着南朝鲜军官的卡车队,头一辆卡车上的军官没听懂我的意思.不服从我的示意。不久整个车队又开动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4 04:50 , Processed in 0.01627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