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自古以来,没有集体主义就没有英雄

2020-3-20 14:3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573| 评论: 2|原作者: 坚强|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人类从有历史到今天,没有集体主义的思维,就不会产生任何一个英雄,这也就是那些自由主义者拼命的去诋毁英雄的原因,从现在中外抗击疫情的对比中,我们可以深刻的认识到,没有这种集体主义思维,一盘散沙的人民在一切天灾人祸面前只能惊慌失措任其宰割。

他与这个方方算是同学校友,这还不稀奇,还曾经是方方的副手,是湖北“做鞋”的副主席,这样的人,站出来为方方辩解,你觉得他能做到公正客观吗? 

  中国的新冠疫情,是一次灾难,但是,这一次灾难,却让中国人长了很多见识,一个是,原来我们中华民族是如此的伟大,如此的团结,虽然历经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歪理邪说残害了几十年,但是,每当在灾难来临之际,中国人民强大的集体主义思想,还有伟大的奉献精神,就发散出最亮的色彩,使得中国人民能够很快的战胜灾难,收获胜利,铭记英雄,也锻造的自己的善良,这是中华民族强大的文化使然,面对一切灾难,人类唯有发挥出强大的集体主义思想,才能尽快的到底胜利的彼岸,而中华民族这样的精神,就是那些妄图奴役他人邪恶的野心家最害怕的精神,他们不仅仅只是害怕中华民族的集体主义精神,他们更想让这种思想和精神永远的在人类思想中被消灭掉,因为,只有消灭了人类社会的集体主义精神,才会让金钱奴役人类成为无法反抗的社会现实,而那些资本家们,也就坐安稳了人类无冕之王的位置了。

  可以这样说,人类从有历史到今天,没有集体主义的思维,就不会产生任何一个英雄,这也就是那些自由主义者拼命的去诋毁英雄的原因,从现在中外抗击疫情的对比中,我们可以深刻的认识到,没有这种集体主义思维,一盘散沙的人民在一切天灾人祸面前只能惊慌失措任其宰割,而这些深痛的代价,都是由广大的普通人民来承担,因此,只有人民团结一心,才能把灾难的损害降至最低,但是,那些无耻烂人,宁肯看到人民深受其害,也要拼命的解构人民的团结奉献思维,所以,他们拼了老命的要去通过一些个例遭遇来否定这种集体主义的思想,甚至没有事实编造事实也要达到抹煞集体主义思想拯救人民的功绩,比如那个方方的‘殡仪馆一地手机“就是典型的用谣言来打消人民的团结意识,让人民产生消极情绪,不在安心于服从统一调度,甚至不再热心于参与到集体自救的伟大行列中,这就是他们的根本目的,而这,也是西方资本家数百年来炮制各种歪理,最急于消除的人类社会的思想,他们炮制的那个理论,就叫自由主义。

  方方编造谣言,以及显摆特权的行径败露之后,在网络上被众多的网友声讨和质疑,它从来不敢正面回应人们的质疑,而是以污蔑网友谩骂他人来作为自己对自己声讨的抵抗,以删帖和找朋党为他站台来支撑着自己羸弱的自信,这不,今天就跳出一个叫刘川鄂的人写了一篇《为方方三辩》的臭文来替她辩护,说实话,他的那篇文章臭不可闻,还把一个动辄喜欢给别人扣帽子打棍子的文痞方方,捧到了一个恐怕连他自己都羞愧的高度,(我这里善意的认为他还会有一个正常人的羞耻之心)。。。。

  在他的那篇文章最后的一句话说得如此之烂,恐怕正常的人都有可能被他的文字熏倒了,我在之前强忍难受看了他的狡辩之说,但是看到最后一句,的确是感到了一阵晕眩,被实实在在的恶心到了。

  他那篇臭文最后一句是怎么说的呢?”活着,不仅仅是吃喝拉撒,还要有理性和自我。阅读方方理解方方,体悟人生的灿烂庄严。"诸位,您是否也觉得恶心了呢?这完全是把方大妈的裹脚布放在嘴里嗦啊。一个三流文人方方,一个三观歪斜的方方,一个以谣言博人眼球方方,一个怀念民国嫉恨新中国的方方,一个因为在中国抗疫情期间成功的以造谣出名而被反华媒体美国之声力挺的公知方方。。。。竟然被这个刘川鄂推举到“人生导师”的高度,只有阅读她理解她的人,才是有理性的,才能体悟到人生的灿烂,”我去,我就解读这句话都恶心得不要不要的,她算个什么东西?人类中浩若烟海的思想家以方方这个水准,给那些思想家提鞋都不配,你刘川鄂竟然能厚颜无耻的给拔高到这样的高度,你自己信吗?你自己不信的话说出来,这不证明你是一个骗子吗?!

  (上面这是那位方方曾经用过的头像,这点心思大家都知道,说实话,如果坚持到底,我也算敬这个方方算是公知中的汉子,但咋就不敢坚持呢?  是害怕没有退休金,还是害怕网友知道你的智商程度呢?)

  回头说起这个刘川鄂,话说,如果是其他的文人,我还会觉得可能会客观看待一下,但是这个刘川鄂是何许人也呢?他与这个方方算是同学校友,这还不稀奇,还曾经是方方的副手,是湖北“做鞋”的副主席,这样的人,站出来为方方辩解,你觉得他能做到公正客观吗?

  我们且看这个刘川鄂是如何为方方辩解的,他先说,每个人都有批评社会的权利,这句话,完全可以推演出这个逻辑,你刘川鄂完全应该支持人们对于方方的批评,否则,你就成了无耻的驰名双标。但是,实际上,他就是无耻的驰名双标,因为,她完美的继承了方方的逻辑,批评她方方的人,都是极左,甚至是“无知且蠢的义和团”,我去吧,这和方方一样,对于批评的人,一概扣上一顶大帽子,然后就代表了自己胜利了。。。。

  这个刘川鄂又为方方辩解说:"方方有满满的能量。批评是更大的正能量",我想提醒这个刘川鄂一句,怎么就只让你家方方有正能量,而不许普通网友具有正能量吗?方方批评别人就是正能量,别人批评方方就成了负能量了?啥时候你家方方把批评权垄断在自己身上了?

  最后,这个刘川鄂又说:“责骂责怪方方者,我想对你说——追责没有时刻表,人人都有追责的权利。”要不是说是文人啊,面带笑容的就露出了獠牙,他这句话说得很漂亮,既表扬了方方的高大上,表明方方是在建立了一种“追责”的大功。(是吗,要不是美国之声能够夸赞她吗?)又不动声色的威胁了那些批评方方的网友,这里也应该包括我---那意思是,你们这些人敢责骂责怪方方,小心对你们追责哦。好吧,我希望方方来追着我,要不你刘川鄂也绑一起来吧,但是,我不得不说一句,弄明白网友们到底在追责什么。再去挺方方好吗?不要把屁股当成脸了,那太脏了点,我告诉你,方方之所以在中国抗击疫情的时刻火遍全网,最先是因为她的文章中出现了这样的一段话,

  网友们追着方方要她出示那一张神秘照片,网友们执着于一个流传于网络多年的真理,即--“有图有真相”,这个方方光描述了一个图画,却故意不拿出图片,你这不让人着急吗?所以网友们着急了,我也着急,所以网友们第一次追责了这个方方,谁叫你空口白牙的说图片却拿不出图片的?这个追责有问题吗?我看很正能量啊。而第二次追责,也是网友发现方方自己说的,在武汉已经封城后调用了警车私用,这说明方方的面子比通告的面子都大呀,网友不服,我也不服,所以网友们第二次追责了方方,这就是方方火起来的过程,请问,网友追责有问题吗?!

  而面对质问和追责,方方一贯的手法是,拉黑,谩骂,扣帽子,这就是你刘川鄂崇拜的正能量做派吗?!看看这些网友的回复吧。

  这样表达对方方态度质疑的普通网友的截图,如果上微博找,能够找一火车,但是,人家方方就敢说这些普通网友都是极左,人家方方就是以这种方式来阐释她一直在鼓吹她自己说的:”一个正常的。。。要允许批评的。。。“

  其实这个刘川鄂的为方方洗地的臭文,微博上也有很多人驳斥,但也有人因为忍不住臭气避而远之,我呢,说实话,就不服那个劲,非要捋捋这个老虎须子,看看他能不能来咬我一口,那么再看看这个刘川鄂是个啥样的人呢?

  说实话,中国这些年之所以会产生那么多崇洋媚外的逆向种族主义渣滓,看看那些教授都教给学生什么理念就知道了,这个刘川鄂,他最大的成果,就是数十年来不遗余力的在中国宣扬自由主义,为自由主义唱赞歌,他有一套专门的讲座,就是讲自由主义的,其中,捧胡适,捧周作人,捧张爱玲,捧.....等等,在抗日期间传播投降主义的文人。

  他对这些文人惺惺相惜是必然的,因为按照他的说法,“从自由角度来看,中国古代就是一个黑暗王国”,他说“中国古代文化失掉了理性,失掉了对个体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肯定的能力”(中华民族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是人类最强大的民族,没有之一,这个刘川鄂这种歪曲历史的话都能说出来),在他们眼里,古代中国几乎就一无是处,甚至连“文以载道”的思维,他也是大加批评,所以,当然会唯西方马首是瞻了。这是我要对刘川鄂说一句,“文以载道”的思想,这你批判得着吗?你的文载你所认为的道,这是作文的必然,所谓的争辩,就是谁载的道是正道是大道而已,他批判中国文以载道的思想,只不过是他不认同中国文化中所崇尚的那种“道”。仅此而已!

  其实,不用扒得太多了,这位就是一个典型的河殇症候群患者而已,不得不认真的对所有的读者说一句,这个河殇症候群患者,在中国大行其道已经几十年了,河殇症候群,年轻一点的读者可能不太懂,用一句话基本就概况了他们的思想,他们认为,中国应该被西方殖民三百年,那样他们这群人就有自由了。中国人也就领悟到他们认为的自由的精髓了。今天的崇洋媚外逆向种族思维,就是由这帮人传播的,今天,全世界面对疫情所采取的不同应对方式,已经雄辩的证明了西方自由主义思维的可耻破产,自由主义思维,说白了,就是只对自己关怀,只对自己的财产关怀,而对于他人,除了在享受救世主的荣耀那一刻有点虚假的关怀,更多时候,普通平民就是他们眼里应该自生自灭的数字而已,甚至是他们需要想方设法减少的数字,如果这次疫情,还看不透这点,还要被这种所谓的极力崇尚个人自由的思想洗脑,那你就太可悲了。如果中国人都去追寻所谓的个人自由,哪里会有众志成城,哪里会有今天武汉的感染人数的零增长,哪里会有那么多让每一个中华民族都为之骄傲而感动的英雄涌现呢?

  在那些拼命的鼓吹自由主义的人眼中,普通平民就是两种数字的命运,一个是给他们财富增加数字的数字,一个是为了规避他们财富可能受到损失而随时可以牺牲掉的数字。

  而方方也好,刘川鄂也好,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拼命的给你洗脑,“你只要有了个人自由,就能成为那个操控数字的人。”这是不是一个弥天大谎,我想诸君并不难判断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3-20 23:44
"河殇症候群",这话说得好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3-20 14:36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1 10:51 , Processed in 0.07333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