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聊聊美国的阶级斗争和两党政治

2020-9-1 22:4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9510| 评论: 3|原作者: 第三小提琴|来自: 马列游侠

摘要: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违背了美国资产阶级主流派的利益和意志,并且曲折地反映了美国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对现存资本主义制度的愤怒和绝望。这大概也是美国建国两百多年以来,美国资产阶级的大多数第一次对选举政治失去了有效控制。特朗普上台,带有历史转折的意义。


在上一篇关于美国政治的短评(美国怎么了 —— 黑人的命贱还是警察的命贱?)里,我初步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当前美国的警察暴力,并非美国一般劳动群众被压迫的一个重要表现,甚至未必是黑人劳动群众被压迫的一个重要表现;目前正在发展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也并非简单地是历史上反种族主义压迫运动的继承者。

 

在国内的主流媒体和一般社交媒体中,对于美国政治的分析大体上有两种派别。一是传统的自由派公知群体,他们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立场出发,将美国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理想化、神圣化,无视和淡化美国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另一种,是近年新兴起的小资产阶级进步派别,他们所借鉴的思想武器主要是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在欧美小资产阶级知识界流行起来的后现代主义和身份政治,其特点,是极大地夸大种族、性别、性取向以及其他各种主观认定的身份的重要性,抹杀和掩盖资本主义条件下的阶级矛盾和冲突。在国内,《澎湃新闻》以及与其相联系的知识分子是宣传这种观点的一个重要群体。

 

如果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出发,应该怎样来分析美国政治呢?马克思主义认识和分析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的思想武器是历史唯物主义。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来认识和分析一个社会,首先要了解这个社会所处于的历史阶段、了解这个社会在这样历史的阶段客观上面临着哪些矛盾,了解这个社会在客观上所面临的矛盾(也就是那些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矛盾)又怎样通过阶级斗争表现出来,这样的阶级斗争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又采取怎样的政治形式。

 

也许在有些人看来,这样的分析方法老套、古板,毫不性感。但是,历史一再证明并且还将继续证明,只有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才能引导人们透过阶级压迫的重重迷雾,寻找到解放的正确道路。

 

就美国来说,无论人们的政治立场和观点如何,都不能否认,美国仍然是世界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因此,了解正确认识和分析美国政治的方法,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世界的发展方向,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前途。

 

要了解现代美国的政治和阶级斗争,首先要从二十世纪上半期说起。在二十世纪上半期,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遇到了空前的危机。当时的小政府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无法有效地稳定总需求,陷入了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危机。国际上,由于英国霸权衰落、金本位货币体系瓦解,美国和德国的争霸斗争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斗争日益高涨,资本主义制度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面对重重危机,美国资产阶级不得不对工人阶级做出相当的让步,并对资本主义制度做出重大调整。以1932年罗斯福当选美国总统并开始新政为标志,美国资本主义开始形成一套新的社会妥协体制。在新政体制下,美国建立了社会保险和福利国家体制,承认工会的地位。新政后的民主党除了主要代表美国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以外,在一定程

度上也容纳了以劳联-产联为代表的有组织工人阶级的利益。从1932年至1968年,36年中民主党执政的时间占了28年,反映了“新政”妥协在美国政治中的统治地位。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得胜利以后,美国的跨国资本取得了全球垄断地位,通过剥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广大外围地区取得了大量超额剩余价值。这为美国资本主义实行所谓“资本-劳动谅解”提供了物质基础。在“资本-劳动谅解”下,工会帮助资本家维持劳动纪律、提高劳动生产率;作为回报,资本家许诺,工人的实际工资伴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也将得到稳步和快速的提高。

 

但是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资本主义遇到了新的重大矛盾。在国内,不仅工人阶级斗争高涨,而且在“新政”妥协体制下没有受益的各种群体(如妇女、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要求得到经济和社会权利,这些斗争造成资本家利润率下降和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积累危机。在国外,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深陷泥潭。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和许多外围国家纷纷团结起来提高原材料出口商品的价格,限制了美国从世界范围攫取超额剩余价值的能力。

 

美国资本主义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危机最终迫使美国资产阶级改弦更张、放弃“新政”社会妥协。以里根上台为标志,美国开始了新自由主义的反动时期。新自由主义的国内政策,主要是削减社会福利,打击工会,削弱工人阶级斗争能力。在世界范围,新自由主义的标志性政策就是“经济全球化”,特别是将大量工业生产能力转移到可以剥削大批廉价劳动力的亚洲国家。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就是大幅度地增加世界范围的产业后备军,以此来达到削弱美国工人阶级并恢复利润率的目的。到了九十年代,克林顿任总统时期的民主党也完全拥抱了新自由主义政策。

 

本来,“新政”时代的民主党主要是代表美国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如上所述,也部分容纳有组织工人阶级的利益。但是,从克林顿时代开始,民主党就演变为主要代表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中受益的华尔街金融资产阶级和硅谷高科技资产阶级的利益。除此以外,作为民主党选民基础的还有美国的上层小资产阶级和美国的黑人、西语裔等少数族裔。

 

这里说的“小资产阶级”指的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小资产阶级,即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对自身劳动过程有一定控制能力的高技能劳动力,比如技术管理人员、工程师、金融分析师、计算机程序员、律师、演员、体育明星、大学教授等;其中与金融业和高科技业相联系的小资产阶级上层也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重要受益者。

 

除了将大量工业生产能力转移到有大批廉价劳动力的地理区域以外,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打击工人阶级的一个重要策略就是从国内劳动力市场中进一步动员各种潜在的廉价劳动力(比如女性劳动力),同时以合法或者非法的方式增加来自境外的移民劳动力(比如来自墨西哥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西语裔移民)。这样,就需要一套新的政治话语能够将美国大资产阶级打击工人阶级的真实利益包装为某种可以反映女性、少数族裔要求的意识形态。

 

于是,后现代主义和“身份政治”便应运而生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世界革命高潮退潮以后,大批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纷纷逃避到后现代主义中将其作为自己的精神家园。所谓后现代主义,就是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主观唯心主义。后现代主义否定任何客观存在的历史规律,也否定工人阶级的革命主体地位。在政治上,后现代主义与“身份政治”密切相关,将性别压迫和种族压迫以及各种主观想象出来的“身份”压迫拔高到独立于阶级压迫之外单独存在的地位,用夸大的非阶级“压迫”来掩盖和抹杀阶级矛盾和对抗。

 

这样,到了本世纪初,民主党便成为美国金融资产阶级和高科技资产阶级的主要代表,同时容纳了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中受益的小资产阶级上层的利益。除此以外,在选举政治方面,民主党则依靠一个包括小资产阶级的绝大部分、妇女和各少数族裔的多种“身份”联盟。其中,主要代表小资产阶级中下层利益的各种“进步”派别(如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民主党“左翼”和最近兴起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标榜的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很大程度上被裹挟在这一联盟中。

 

美国的工人阶级(特别是白人工人阶级)是新自由主义时代的主要牺牲品。但是,在2008年以前,虽然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下降,但是靠着借债消费和房地产泡沫,在生活水平方面还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在2008-2009年经济危机以后,美国工人阶级的处境进一步恶化了。一部分工人阶级的幻想帮助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为美国总统。

 

奥巴马是当代美国政治环境下最阴险、最狡猾的一个资产阶级政治家。他在2008年当选总统,得到了美国资产阶级大部分的有力支持。他用花言巧语骗取了美国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少数族裔的绝大部分以及小资产阶级中下层的幻想。他当选总统以后,一方面大力挽救危机中的资本主义,同时继续推行反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为了掩盖他对工人阶级的进攻,在国内政治中大搞“身份政治”,激化了种族矛盾,在很大程度上加深了工人阶级内部的分裂。在美国工人阶级进一步陷入绝望以后,终于造成了特朗普崛起的政治条件。

 

本来,在小布什时代,共和党主要是代表美国军事工业复合体和传统能源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同时在选举政治中依靠小业主的支持。但是,在民主党一步步抛弃了美国工人阶级(特别是白人工人阶级)以后,大批白人工人选民转向共和党,逐渐将共和党从一个传统的资产阶级政党改变为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先是挫败了共和党建制派,在共和党初选中突出重围。在与希拉里·克林顿的对决中,特朗普遭到了美国资产阶级绝大部分的反对,美国资产阶级的主流媒体几乎全体一致对特朗普做负面报道。出乎美国资产阶级的意料之外,特朗普竟然奇迹般地当选了!


特朗普本人是大资本家,特朗普政府在本质上代表的仍然是美国资产阶级一部分的利益。但是,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确实是违背了美国资产阶级主流派的利益和意志,并且曲折地反映了美国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对现存资本主义制度的愤怒和绝望。从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来说,这大概也是美国建国两百多年以来,美国资产阶级的大多数第一次对选举政治失去了有效控制。因此,特朗普上台,标志着美国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迅速激化,带有历史转折的意义。

 

怎样看待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及其对全球秩序的影响?特朗普是法西斯主义者吗?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政治会法西斯化吗?特朗普是国际工人阶级最危险的敌人吗?这些问题,笔者以后再与大家探讨。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9-2 23:16
特朗普反工人吗?当然反,但反的程度很可能低于八十年代以来美国总统的平均水平,或者更明确的说,特朗普不会比跟在纽约时报后面的多数小资更反工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9-2 23:13
“特朗普是国际工人阶级最危险的敌人吗?这些问题,笔者以后再与大家探讨。”这个问题很重要,在全球化中受益的硅谷和华尔街的小资产阶级在资产阶级主流商业媒体的引导下,把特朗普视为死敌,把特朗普的支持者全部标签化为“老-白-肥-穷-蠢”,丝毫不对他们展现一丝一毫的同情。结果呢,一看到不戴口罩的,就想到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一看到特朗普的支持者,就想起他们一定持枪,一定是种族主义分子,一定是潜在的或实际的杀人犯,一定是“川”卫军,所以需要剥夺他们的民主权利。平时整天嚷嚷不给少数族裔和性少数贴标签,结果自己一下把超过劳动力半数的白人工人全都贴上了最恶毒的标签。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9-2 01:11
"另一种,是近年新兴起的小资产阶级“进步”派别"。这个“进步”派别有个特点,就是看到那里有个左翼政府上台就仿佛世界革命就在眼前了,看到谁打出了左翼旗号就认为是自己的天然盟友了。现在好了,特朗普集团的出现让他们找到了共同的兴奋点,只要是反特朗普,哪怕和新自由主义站在一起也在所不惜。或者更明确的说,这些打着“后现代”,“身份政治”旗号的“左翼”潮流,早已完成了从上一次革命的溃卒向今日新自由主义炮灰的转变。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30 00:34 , Processed in 0.02293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