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从数据看美国有无系统性种族歧视

2020-10-16 22: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317| 评论: 2|原作者: 思芦|来自: 时事述评

摘要: 在美国,实际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只要指责种族歧视,自己就站在天然的政治正确的一边。种族歧视成了一根棍子,左派和民主党就拿着这根棍子打人。他们利用和滥用种族歧视,挑起社会动乱,攻击政治对手。

从数据看美国有无系统性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指根据种族归属将人们区别对待的行为。弗洛伊德事件之后,黑命贵运动和民主党谴责美国对黑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所谓系统性种族歧视可以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有形的指制度性或者法律条文规定的。对这一点在美国有很严格的规定。各种反歧视法案覆盖各个领域。比如1964年的民权法案,还有美国法典的Title 42公民权利法案,禁止在教育、就业、公共服务机构,联邦服务机构的各种歧视。涉及政府机构和私人服务设施,比如餐馆、旅馆、影院、交通服务等等。以及公平住房方案,禁止租房、买卖房产方面的歧视行为。这些规定几乎覆盖政府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方方面面。许多在中国被允许的行为和语言,在美国都会被视为歧视而违反法律,被诉诸于公堂。

无形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来自于人们的观念。指在某一领域,由于多数人的歧视观念,而造成的显著的种族歧视行为。这种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存在,不能以个别案例的发生为证据。因为个别人的行为偶然发生,不带有系统性。系统性歧视必须用统计数据来检验。看到两篇论文,其结论都是一致认为黑人更容易被警察枪杀,认为执法机构存在着系统的种族的不平等。第一篇论文调查了2009年至2012年美国17个州的武装执法人员造成的812例死亡。其中52%是白人,32%是黑人。由于黑人的人口比例是12%,认为黑人被警察杀死的机会是白人的2.8倍。另一篇论文作者之一是西北大学的马休斯·米勒。论文研究了2014 - 2015年27个州的603起警察致死案例。米勒说,占人口比例12%的黑人被警察杀死的比率是25%,而白人被警察杀死的占比是54%,但白人人口的占比是62%,结论是存在着种族的不平等。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统计学的专家都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警察枪杀的一个重要因素:不同种族的暴力犯罪占比。看来偏见确实比无知距离真理更远。两篇论文的结论只能在一种假设下成立,即警察在大街上随机地枪杀行人。在这种条件下,才能用人口比例作为标尺衡量警察杀人的种族比例。绝大部分警察枪杀是在暴力犯罪发生后得到911报警,警察赶到现场后才会发生。换句话说,暴力犯罪一般是警察枪杀发生的前提和重要原因。如果两个种族的犯罪率相等,在没有系统性的歧视下,两个种族的被警察的枪杀的比率才会和人口占比相等。所以对于警察枪杀对象的种族比率,暴力犯罪的种族占比是比人口比例更加重要的因素。把这个因素忽略,就是假定警察可以在大街上随意杀人。众所周知,黑人的犯罪率高于其他种族,因而更容易被警察枪杀。美国各种族的暴力犯罪比例可以在司法部的数据库中找到,最新的数据是2018年,白人的暴力犯罪占比是58%,而黑人的暴力犯罪占比是38%。其他年份的数据也相似。对比黑人的暴力犯罪占比和被警察枪杀的占比,看不出任何的比例失调,也得不出美国警察对黑人有系统性的种族歧视的结论。

Statista有一个比较完全的2017-2020年被警察枪杀的案例统计:总数是3708人,其中白人1513人,黑人809人,西班牙裔581人。占比是白人41%,黑人22%,西班牙裔16%。对比以上38%的黑人犯罪占比,看不出存在着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还有一篇论文:“Officer characteristics and racial disparities in fatal officer-involved shootings”。作者的结论是“没有发现枪击事件中存在针对黑人或针对西班牙人种族差异的证据,白人警察并不比非白人警察枪击少数族裔的可能性更大。而不同种族的犯罪百分比和被枪杀种族的比例有着强烈的相关性。”“随着黑人或西班牙裔警察的比例增加,被枪杀的人更可能是黑人或西班牙裔”。其结论也证实了我的发现。有趣的是,这篇论文发表于2019年,今年弗洛伊德事件后,作者将这篇论文召回了。Syracuse大学校报解雇了一位专栏作者,因为她引用了这篇文章,质疑警察部门有制度性种族主义。可见左派们对学术自由的虚伪。

美国是多民族的国家。美国人对多民族的存在司空见惯。总的来说,来美30多年,虽然遇到过个别的种族歧视,但没有感到系统性的种族歧视的存在。如果我们总体来说不觉得这里是一块相对公正、善意的土地,就不会选择背井离乡,到这里生活了。我曾经到奥克拉哈马州的偏僻乡村出差,那里都是白人。感觉人很友好。我的同伴是一个印度人,我们常常需要把车停在路边作测试。经常有人(包括警察)以为我们的车坏了,停下来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我在加油站丢了钱包,被人捡到,交给加油站的工人。拾钱包的人还设法打电话到我家,通知我不要着急。

种族歧视在一些人的观念上很难根绝。种族歧视肯定有,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也会有。人们观念上的种族歧视,需要时间来消除。毕竟思想自由,人的观念很难用行政和法律手段来改正。对于个别人的种族歧视,美国制度和司法存在很多武器来纠正,正常程序足以解决,采取激烈手段上街示威只会矫枉过正。何况动辄把对个人的不公上升为对自己族类的歧视,实际上是无能虚弱的表现。

每年警察杀死的白人比黑人更多,但是黑人事件比白人事件更容易得到媒体和社会的关注。在美国,实际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只要指责种族歧视,自己就站在天然的政治正确的一边。种族歧视成了一根棍子,左派和民主党就拿着这根棍子打人。他们利用和滥用种族歧视,挑起社会动乱,攻击政治对手。

实际上Discrimination在英语是区别对待之意。区别对待包括了虐待和优待。所以如果给某个种族超过其他种族的特别的优待,也是种族歧视。1964年的民权法案反对任何因为种族,肤色、宗教、性别和原始国籍、性取向、性别认同的歧视,是真正的反种族歧视法案。而民主党和有些联邦法官将其解释为给某些族裔优待的种族歧视法案。

个人主义者首先意识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类别。一个人只会把自己贴进一类种族的标签后变为伟大而自豪,这个人毫无价值。

参考文献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080222/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524-020-00430-0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689929/
https://www.ojjdp.gov/ojstatbb/crime/ucr.asp?table_in=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xm 2020-10-17 10:53
共产运动并非追求公正公平,它毫不掩饰自己是为无产阶级牟利的。从这点出发,我认为首先黑人作为无可争议的底层,其争取自身利益的行为是不该被共产主义者反对的。第二,黑人要求的特权是对自由竞争、机会平等的否认,有事实平等的意味,与共产主义理想有相似之处。第三,黑人喜欢闹事,然后得到了更多权利,这是鼓舞更多底层起来斗争的极好示例。我反对黑人抢劫华人与此并不矛盾,因为这属于华人争取自己的利益。然而无论是反对黑人抢劫华人还是反对整个黑人运动,华人都得有自己的政治力量才行。
引用 sxm 2020-10-17 10:10
黑人由于历史因素拖累导致普遍贫穷受教育低,在自由竞争中处于劣势,因而起来闹事要求一些种族优待(例如大学加分)作为补偿。这种要求是否正当恐怕不容易说清。本文所批判的论文的作者谈枪杀人口率,本文作者谈枪杀暴力率,其实质正在与此。然而双方甚至不愿把这点说透,只为支持自己观点而使用数据,实在没有继续辩论的价值。我大学时有一门通识课会围绕材料内容例如性善论与性恶论进行课堂辩论并计入参与分,然而同学大多仅仅提前搜索一方的观点并当堂复述,正反双方各说各话毫无真正交锋只为拿分,我很鄙视这种做法,自然得分也很低。现在看来学界很多人也不过如此。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8 05:12 , Processed in 0.02449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