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中国青年左翼进步运动的第二次大发展

2021-1-9 05:03| 发布者: 井冈山卫士| 查看: 6282| 评论: 16|原作者: 井冈山卫士|来自: 原创

摘要: 越来越多的普通青年群众失去了成为上层小资产阶级乃至普通小资产阶级的希望,被甩进了左翼青年的行列。他们中有的曾经是小粉红,有的曾经是自由派,有的曾经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观点,但是中国资本主义为他们塑造了一个暗淡的、屈辱的、看不到头的,但却是共同的命运。

中国青年左翼进步运动的第二次大发展

 

作者:井冈山卫士

2008年左右开始,中国的青年左翼进步社团就在高校学生中迅速发展了起来。经过了十年左右的发展期,这些左翼社团已经形成了相当的规模,与同时期大学生中自发形成的自由派迅速减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是资本主义复辟之后中国左翼进步运动的第一次大发展时期。

这些左翼社团和更为松散的网上左翼讨论群组之间常有合作、竞争、乃至相互开除“左籍”的行为,其组织架构和人事关系也五花八门,不过他们通常都有着一套相似的理论体系。简单的说,他们通常都赞同中国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将会是(或者已经是)消费不足危机,有的左翼青年也会使用所谓的生产过剩(或产能过剩)危机来代指。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弱小,弱小来源于既没有先进理论也没有坚强领导,因此需要智力上和组织能力上都更加优越的左翼青年来带领他们进行斗争。左翼青年与工人之间的关系只有前者向后者的灌输。同样是出于消费不足危机理论,中国需要开拓海外市场,要搞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这势必与现存的帝国主义国家发生冲突,而中国也有足够的能力在争霸中取胜,所以中国也成为了帝国主义国家。消费不足论、“灌输论”和“中帝论”构成了第一次大繁荣中左翼青年的三大理论支柱。

这个三位一体的理论有一个优点,就是自身的逻辑是基本一致的,都是可以从中国工人阶级孱弱这个基本点推演出来的。但是不幸的是,这种表面逻辑一致的现实基础是这三位一体的理论在全部三个主要方面都无视客观事实的结果。事实是什么呢?中国劳动人民的斗争正在挤压利润份额和利润率,中国的资本主义正在一点点被劳动人民送进坟墓;当时的左翼青年既不具备可靠的组织和领导能力,也不掌握正确的理论原则;中国和美国的资产阶级从来不存在你死我活的斗争,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床头龃龉,中美资产阶级正在重新谋划技术专制主义下的全球共治。美国资产阶级不仅不会对中国资产阶级下死手,它在剥夺美国民众政治自由方面还变得越来越像中国资产阶级。简单总结一下,上述三大理论支柱建立在对中国和世界资本主义运行规律的错误判断之上,只能在与外界相对隔离的环境中才能维持自我肯定。左翼青年越是暴露在资本主义现实环境之中,越是开始独立思考,就越会对上述三种理论产生怀疑。同时,多数左翼青年组织内部的组织原则也是灌输,任何对理论的挑战同时也是对组织稳定性的挑战,更是对团体领导者地位的挑战。这种封闭式培养的左翼组织再怎么看似铜墙铁壁,一旦遇到现实的阶级斗争的复杂性,遇到组织自身成员的生计问题立刻就会融化。但是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现实又让他们时时刻刻暴露在各种各样的阶级斗争之下,它们是不可持续的,时间不在它们这一边。

组织生活遇到危机,阶级生活还要继续,在这些组织面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路是赌博:左翼兴废,在此一举,不谈战略,不想未来。这一部分组织及其成员最终用飞蛾扑火的姿态和惨痛的牺牲为新世纪的工学联合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也宣告了资本主义复辟以来中国左翼进步运动第一次大发展期的谢幕。另一条路是装作无事发生并与参与前一条道路的人划清界限,继续按照原有的三根理论支柱加封闭培养的方式生存下去。不过,这些左翼组织的发展方式也受到了严重的挤压。第一,它们在斗争中的态度致使其道德号召力迅速萎缩,甚至受到了前成员的批判;第二,高校内日趋紧张的政治环境让它们难以开展有意义的政治活动;第三,中国经济的减速把就业压力从大学的最后两年传导到了整个四年,组织成员能够发挥作用的黄金时间被大大压缩。总结来看,左翼第一次大发展所依赖的客观环境,诸如相对宽松的高校政治环境、可以忍受的就业压力、以及参与左翼活动并不影响未来作为小资产阶级一员参与劳动力市场等,在2018年以后逐渐都不复存在了。上述几个客观条件并不是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条件,而是小资产阶级的一部分激进化的条件。一方面,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开始对高校学生产生广泛的影响,促使其中愿意思考的学生接纳左翼话语和初步接纳唯物辩证法,并开始用马列毛经典著作中的经典场景来类比当代中国。这些类比、联想和对劳动人民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消费不足论、“灌输论”和“中帝论”三根理论支柱被广泛接受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中国资本主义给这些青年的压力,尤其是给那些“一流”高校左翼青年的压力还不足以迫使他们反思机械套用经典理论造成的问题。换句话说,第一次大发展期高校左翼青年所遇到的阶级斗争环境,比起一般劳动人民来讲是较为宽松的,而且两者几乎相互隔离。这就在理论上、组织上和政治上为这些左翼青年造就了一个温室。在温室环境下,理论上的错误可以不被思考,组织上的问题可以不被整顿,政治上的幼稚也没有被及时纠正。这种封闭和自我封闭的特征是这个时期的左翼青年团体被称为“圈地自萌”的左“圈(juàn)”的原因。

资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不仅砸碎了这些左翼青年的政治组织,也砸碎了这层温室的壳,让其成员彻底暴露在真正阶级斗争的考验之中。原本的理论不灵了,“灌输”不动了,看似很厉害的社团的师兄师姐也不顶事了,一夜回到解放前。穷则思变,一些没有灰心丧气的左翼青年开始在没有组织和理论权威压制的情况下独立思考,自己寻找出路。中国资产阶级可以压制稚嫩的左翼青年团体,但是阻挡不了资本主义矛盾继续向前发展的历史潮流。越来越多的普通青年群众失去了成为上层小资产阶级乃至普通小资产阶级的希望,被甩进了左翼青年的行列。他们中有的曾经是小粉红,有的曾经是自由派,有的曾经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观点,但是中国资本主义为他们塑造了一个暗淡的、屈辱的、看不到头的,但却是共同的命运。这些“野生”左翼青年的觉醒是中国左翼进步运动第二次大发展时期的先声。“野生”左翼青年的加入不仅进一步稀释了原有左翼组织带头大哥的权威,还开辟了早期青年左翼团体中从未有过的实事求是和独立思考的风气。具体有如下几个表现。

第一,左翼青年对自身的定位开始发生转变。在第一次大发展时期,左翼青年的自我认知是具有先进理论和领导才能的先锋队,而普通工农群众由于受到资本主义经济剥削和文化压制无法自行产生社会主义意识,因而需要左翼青年的灌输和领导。在第二次大发展时期,他们见识到了同辈人普遍的“左转”,体会到了自己在经济减速期也只能成为下层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命运,经历或直接参与了阶级斗争实践。原本居高临下的灌输姿态开始淡化,他们开始不再把自己视作是独立于劳动群众之外的领导群体,而是把自己视为无产阶级的一员。这种阶级意识是否准确反映现实尚待考察,但是它的产生足以说明,左翼青年与劳动群众之间的情感联系正在从以往的悲悯哀怜演变为某种同呼吸共命运的情感。最近在左翼青年中流行的“脑力无产者”正是这种新阶级意识的反映。“脑力无产者”是左翼青年在2020年左右提出的一个概念,它本身有一定的灵活性,但大体覆盖了现代小资产阶级(出售垄断性管理和技术劳动力的雇员)的底层部分。典型的“脑力无产者”包括“外包程序员、金融行业底层人员、部门办事员、中小学老师、公司技术员”等。他们不直接从事体力劳动,但是也无法像上层小资产阶级那样享受较为优厚的生活待遇。“脑力无产者”这个概念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它其实是第二次大发展时期的左翼青年对自己和与自己处在相似阶级地位的人的自画像。比起原来只能反映少数人浪漫幻想的“先锋队”,“脑力无产者”能够涵盖和团结大部分小资产阶级中政治上有进步潜力的人群。这个群体在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中的地位被锁定在中低端产业的现在和未来会相当庞大且活跃。“脑力无产者”这个概念是今日中国左翼青年的一个有政治意义的理论创新,这在捧着三大理论支柱教条的时代是难以想象的。当然,“脑力无产者”与现代小资产阶级的分界线在哪?它与“体力无产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它会不会成为比“体力无产者”更加“无产”的“无产者”,从而成为新的包办替代主义的工具?这些问题和危险是存在的,但是目前还没有爆发的迹象。

第二,左翼青年对中国阶级斗争的历史与现状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承认中国工人阶级斗争力量在2010年前后走出低谷开始上涨,随后尽管有些波折,但是总体的趋势并未发生变化。这个观点与原本的工人阶级涣散孱弱,只能被动挨打的观点截然不同。这不仅是这些青年对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现状独立思考而得出的正确认识,也实际上承认了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在一些其他的问题上,独立思考的左翼青年也在突破教条主义的窠臼。比如,他们不再把从事技术和管理工作的现代小资产阶级和小农、个体户等传统小业主笼统地视为一个统一的“小资产阶级”,而是去研究支配这两个不同阶级的不同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规律。再比如在新冠造成的医疗资源危机下,许多左翼青年不再简单地把国有经济视为反动集团,而是认识到了它们在特定时期阶级斗争中的作用,并且积极加入到了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反私有化的斗争中。

第三,有少数的左翼青年正在放弃原有的“消费不足 - 帝国扩张  中美争霸  战争催生革命”的错误思路,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结构与中国在其中所处的位置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并且已经在初步地运用马列毛思想指导下的世界体系理论来分析中国的阶级斗争。

上述三个方面涵盖了第二次大发展时期中国左翼青年对自身的阶级地位、中国阶级斗争格局、和中国与世界资本主义矛盾的新认识。与第一次大发展时期众口一词的三大理论支柱不同,第二次大发展时期的左翼青年在理论上出现了许多断裂和不一致的地方。比如“脑力无产者”的自我定位就和工人阶级孱弱无能只能等待灌输相矛盾;中国工人阶级斗争力量的上升又和消费不足(生产过剩)相矛盾;中国劳动人民独立自主地取得斗争胜利的前途又和坐等“中帝”挑起世界大战然后下山摘桃相矛盾。但这些断裂和矛盾是可喜的,是中国左翼青年正在取得进步的证据。这些断裂和矛盾的本质是左翼青年亲身经历、独立思考、认真总结出的初步正确认识和过去的三大错误理论相冲突的结果。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断裂和矛盾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左翼青年的理论、政治和组织方面的成熟也会经历不少曲折。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的左翼青年和整个左翼进步运动终究会克服错误、冲破迷惘,在未来的阶级斗争中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1-12 05:59
sxm: 我认为生产过剩、产品输出乃至竞争都是会有的,但中美争霸不会有,因为在全球化时代资本的民族属性是很低的,各国资本经常以股份制融合在同一个跨国公司里。因此 ...
我也没有否认竞争的存在。至于生产过剩,这是任何一次经济危机最明显的表象:总需求不足嘛。我同意你对争霸问题的基本论断,今天要打世界大战,既是风险极大,又是没有收益。
引用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1-1-10 14:10
仗义执言: 供求影响价格的变动,但是决定价格的是价值 工资的基础部分是生活耗费决定的,阶级斗争只影响利润率,让工资在生活耗费决定的价值上加多点或少点而已,就是100元 ...
仗义执言 2021-1-7 14:48
马克思没有说工人工资是工人生存必需的限度决定的,是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读大学也是劳动力生产的耗费。按照你的逻辑,读大学根本不是生存必需的限度,文盲才是。而读大学的耗费又受教师的工资和学校设施的费用等影响,这不是循环论证,就如商品的价值既受到死劳动的影响也受到活劳动的影响,商品的价值有一部分是死劳动的转移,而死劳动本身又受到活劳动的影响,是活劳动变过来的 就是说商品的价值受到其他商品价值的影响,比如手机价值也受到芯片价值的影响,工资受到其他人工资的影响同样如此。 所以马克思提出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理论,就是通过降低消费品的价值来降低劳动力的价值从而减少必要劳动增加剩余劳动。反过来劳动力价值的变化也会影响消费品价值的变化。 ...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10 13:42
32586职君古痴凝: 利润率由劳资斗争决定,而劳资斗争最直接、最明显、最普遍的表现形式就是工资的变动。
供求影响价格的变动,但是决定价格的是价值
工资的基础部分是生活耗费决定的,阶级斗争只影响利润率,让工资在生活耗费决定的价值上加多点或少点而已,就是100元生活耗费的工资基本是100元,阶级斗争只能影响到加个2元还是3元的问题,工资变为102或103元。
引用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1-1-10 13:18
仗义执言: 我已经说了,你这个是利润率水平的确定,而不是劳动力价值或工资的决定
利润率由劳资斗争决定,而劳资斗争最直接、最明显、最普遍的表现形式就是工资的变动。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10 12:33
sxm: 我认为生产过剩、产品输出乃至竞争都是会有的,但中美争霸不会有,因为在全球化时代资本的民族属性是很低的,各国资本经常以股份制融合在同一个跨国公司里。因此 ...
不一样,资本输出的多少,要看资本剩余的情况,有些落后国家根本没有资本去输出或者非常少。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10 12:32
32586职君古痴凝: 马克思《工资、价格和利润(之二)》 “利润率的实际水平只是由资本与劳动的不断斗争确定的,资本家总想把工资降低到生理上所容许的最低限度,把工作日延长到生 ...
我已经说了,你这个是利润率水平的确定,而不是劳动力价值或工资的决定
引用 守门老鸨 2021-1-10 10:06
我认为灌输是个坑,现在的工人只要会用手机会打字,知识水平都要比一百年前的工人强到不知到哪里去,甚至很多人还知道“剥削”“剩余价值”一些词,左派青年比他们强在哪里?我的建议是:要向工人学习,了解他们为什么不革命,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可能革命,但不要染上这个时代普遍的自私自利甚至阴暗狭隘的心态
引用 sxm 2021-1-9 21:35
我认为生产过剩、产品输出乃至竞争都是会有的,但中美争霸不会有,因为在全球化时代资本的民族属性是很低的,各国资本经常以股份制融合在同一个跨国公司里。因此中国输出的产品和资本造成的竞争只会以商业竞争的形式存在,就像膜拜和OFO只会进行商业竞争而不会各自雇佣保安队靠群殴争夺市场一样。
引用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1-1-9 21:20
仗义执言: 红中网看问题是片面的 按照马克思主义,社会有两个基本因素,一个是生产力,一个是生产关系 而阶级斗争属于生产关系决定的范畴,就是人和人的关系,在资本主义主 ...
马克思《工资、价格和利润(之二)》
“利润率的实际水平只是由资本与劳动的不断斗争确定的,资本家总想把工资降低到生理上所容许的最低限度,把工作日延长到生理上所容许的最高限度,而工人则在相反的方面不断地对抗。归根到底,这是斗争双方力量对比的问题。” ...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9 19:45
红中网看问题是片面的
按照马克思主义,社会有两个基本因素,一个是生产力,一个是生产关系
而阶级斗争属于生产关系决定的范畴,就是人和人的关系,在资本主义主要表现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关系
而生产力是人和自然的关系,表现为科技和人改造物的方面
决定工资的主要在于生产力而不是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影响工资,而且非常有限,阶级斗争对于剩余价值的分配有相对比较大的作用,资产阶级只能通过提高生产力的方式压低同等劳动能力下的成本,而要获得一定程度的由生产力决定劳动力能力必然会增加成本,这是资本主义生产发展的要求,本质上是资产阶级欢迎的,生产力的发展一方面需要更高成本的劳动力,同时又一定程度上压低劳动力价值,但是后者赶不上前者,就是工资的上升是必然的,和阶级斗争无关。阶级斗争只影响剩余劳动的时间分配(注意不是分配其他人的剩余劳动而是自己剩余劳动的分配),在中国工资上升主要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在欧美日改良主义时期有很多是因为阶级斗争导致的剩余劳动更多地回归工人阶级的结果,但是新自由主义后这种剩余价值的回归再减少,再假设相对生活成本的降低(虽然绝对比中国要高),发达国家的剥削率可能上升了。
劳动力的成本或劳动力价 ...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9 13:46
远航一号: 生活成本是不科学的说法 另一个地方已经告诉你了:劳动力价值仅取决于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和由阶级斗争所决定的工人阶级“正常”消费品范围。如果你否认阶级斗争 ...
读大学是阶级斗争的产物?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9 13:35
井冈山卫士: 中国海外投资收益率比国内还低,所谓资本输出是主要是外逃性质。资本家可不傻,凭什么不投在回报率高的地方。你今天不理解中国资本家的资本外逃,和你一直不理解 ...
这和平均收益率无关是和边际收益有关,哪怕是资本外逃,也是资本过剩的形式,或者就是因为资本在同样风险下的利润低导致的。资本家如果把过剩资本继续投入生产过剩的中国,拉低平均利润,导致边际中国利润收益小于对外投资,中国很多对外投资都是政府主导型的。我从来没有说过世界大战一定会发生或者不发生,我总体认为世界大战发生的概率很小,你拿出证据我说过一定要发生的。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9 10:55
仗义执言: 1.2010年开始的大多数工人运动都是自由派领导的,或者说资产阶级认为随着生活成本的上升,应该让工人工资上升(包括主动提高最低工资水平,这甚至是特色自己的要 ...
生活成本是不科学的说法 另一个地方已经告诉你了:劳动力价值仅取决于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和由阶级斗争所决定的工人阶级“正常”消费品范围。如果你否认阶级斗争决定正常消费品范围,就必须提出一个另外的非唯心主义的正常消费品范围决定论。据我所知,自马克思以来,没有一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提出过这样一种理论。你可以挑战一下?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1-9 10:40
仗义执言: 1.2010年开始的大多数工人运动都是自由派领导的,或者说资产阶级认为随着生活成本的上升,应该让工人工资上升(包括主动提高最低工资水平,这甚至是特色自己的要 ...
中国海外投资收益率比国内还低,所谓资本输出是主要是外逃性质。资本家可不傻,凭什么不投在回报率高的地方。你今天不理解中国资本家的资本外逃,和你一直不理解中国劳动收入份额上升的原因是一样的:把资本家想的和你一样看不清自己的利益。
现在说世界大战不会发生了?没事,我等着你进一步修正你的观点。而且,现在你用“发展”而不是爆炸或白热化,也说明了你从原有观点上撤退嘛。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9 09:48
1.2010年开始的大多数工人运动都是自由派领导的,或者说资产阶级认为随着生活成本的上升,应该让工人工资上升(包括主动提高最低工资水平,这甚至是特色自己的要求,必须接受客观现实)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允许工人运动提高对资本家的要价能力。
2生产过剩是事实,一方面特色确实在努力输出商品和输出资本(你们难道是睁眼瞎子),另外一方面特色在供给侧改革。生产过剩会导致利润率下降,利润率下降要求资本输出。
3最近事态的发展,中国特色已经充分发展了资本主义,目前发展为了帝国主义国家,这也是事实,中美争霸只会发展不会减退。世界大战未必会发生,中国革命可能在中帝争霸失败后出现。
4里面很多错误的方面你们都是夫子自道,比如左翼青年认识到自己是无产阶级的一员是根据正确的划分,而你们原来一直把这些脑力劳动者错误划分为小资产阶级,错误的是你们不是他们。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9 09:37
红中网坚持错误是一贯的

查看全部评论(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2 11:38 , Processed in 0.01646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