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美国霸权的衰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终结(三)

2021-9-5 02:2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073| 评论: 2|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从长远来看,美帝国主义为了挽救其霸权没落而采取的重大步骤不仅最终不能制止美帝国主义的衰落,而且大大加深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一系列结构性矛盾,从而为现存社会制度的最终灭亡准备了条件。

美国霸权的衰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终结(三)

作者:远航一号


上一期的霸权问题随笔讲到,霸权国家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稳定和发展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霸权国家的稳定作用体现在:确保大国之间的相对和平;维持资本主义全球经济的宏观稳定(待阐述)以及建立并巩固一个相对稳定的全球范围的社会秩序。


要承担这些职能,霸权国家必须具有相对于其他各大国的压倒性的优势,从而做到既有意愿又有能力来在民族国家的狭隘利益之外维持整个体系的长远的和共同的利益。这种压倒性优势,首先表现为霸权国家在物质生产能力(特别是工业生产能力)方面的优势。比如,在十九世纪中期,英国的制造业出口曾经一度占到世界市场上制造业产品贸易额的近一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美国的工业生产也曾经达到资本主义世界工业总产值的一半左右。英、美两国在其作为霸权国家的鼎盛时期,不仅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最大的工业生产国,而且其工业部门的平均劳动生产率也是整个体系中最高的。


工业生产能力的优势进而转化为军事方面的优势。英国霸权曾经长期维持所谓“两强标准”,即英国海军军舰的总吨位要超过除英国以外最强的两个海军强国军舰总吨位之和。美国的军费开支长期以来一直占世界军费总开支的近一半;美帝国主义的战略方针主张,美国要具备在全球任何地方同时打两场重大局部战争的能力。


霸权国家的工业优势和军事优势又转化为金融方面的优势。这主要表现在,霸权国家的主权货币同时也是国际贸易和金融中的主要支付手段以及世界各国的主要储备货币;霸权国家的主要金融市场同时充当着全球金融交易的中心。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霸权国家在其鼎盛时期,在工业、军事、金融等方面相对于其他各大国都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为什么以往的霸权国家最终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衰退呢?


在霸权国家的鼎盛时期,霸权地位可以给霸权国家的资产阶级带来丰厚的垄断利润。但是,维持霸权运行的成本也是高昂的。2020年,美国的军费开支高达近8000亿美元,约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相比之下,美国企业部门的净投资在正常年景也不过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左右。


除了高昂的军费开支以外,为了吸引全世界最有技能、生产率最高的工人,并维持霸权国家在政治上的合法性,霸权国家的资产阶级要向本国的工人阶级提供高工资、高福利。在历史上,在荷兰、英国、美国处于霸权国家的时期,这几个国家工人的平均工资水平都是当时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最高的。


要在高工资的条件下维持高利润,霸权国家就必须经常保持对若干附加值最高的经济部门的垄断。英国、美国在各自的极盛时期,都事实上形成了对世界市场上主要工业部门的垄断。但是,恰恰因为霸权国家的有效运行,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得以快速平稳发展,这就为非霸权的核心国家乃至半外围国家通过技术模仿赶超霸权国家创造了条件。假以时日,霸权国家不可避免地面临越来越多的国家在越来越多领域的竞争;一方面垄断利润被侵蚀,另一方面历史上形成的劳动力成本仍然居高不下,从而导致霸权国家在越来越多的工业生产领域逐步丧失竞争力。


比如,在十九世纪中期以前,英国是世界上唯一完成工业革命的国家;而到了十九世纪晚期,美国、德国都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并且开始了第二次工业革命,英国在世界工业市场上的垄断地位逐步丧失。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以美国为基地的跨国公司一度控制了当时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工业部门;但是到了六十年代,西欧、日本分别完成了经济重建,并且掌握了美国首创的大规模流水线生产模式,便将美国企业从本国市场中逐步排挤出去,而且还在若干领域在美国本土市场上与美国企业竞争。


除了上述原因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决定了霸权国家在经历了一个时期的鼎盛以后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前面说了,霸权国家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建立并巩固一个相对稳定的全球社会秩序,通过将全球劳动群众以及外围、半外围地区的“精英”集团中一个足够大的部分吸收到现有的社会秩序中来,使得这些社会集团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现存社会秩序的受益者,从而达到维持现存社会秩序稳定的目的。


但是,随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发展,不断地创造出新的有能力要求分享世界剩余价值的社会力量,这些新的社会力量的要求对原有的社会妥协秩序提出挑战,并且渐渐地超越了原有的社会妥协秩序可以容纳的范围。


比如,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经历了十九世纪的长期发展以后,到了二十世纪初,就遭到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运动、广大亚非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及实质上属于激进民族解放运动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挑战,造成了二十世纪上半期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总危机。


在美国霸权鼎盛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前半期,资本主义全球经济出现了空前繁荣。但是,在核心国家,在经济繁荣中没有得到充分利益的女性、少数族裔和青年劳动者要求得到更加广泛的经济和社会利益。南欧、东欧、拉丁美洲等半外围国家在这一时期也完成了工业化和城市化,这些国家城市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队伍发展壮大,到了六十年代后半期和七十年代发展为要求政治民主和经济福利的广泛的群众运动。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霸权遭遇了一次严重的危机。在各个核心国家和一些主要的半外围国家,资产阶级或官僚集团的统治都面临着高涨的工人运动的挑战。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下降;美国的垄断资本家面临着利润率下降的危机。在石油危机与通货膨胀的打击下,美元面临着全面崩溃的危险。


下图说明了世界上若干主要国家的经济产值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份额在1950年至2000年期间变化的情况。其中,1991年以后,“苏联”指的是前苏联地区。



为了挽救摇摇欲坠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并恢复美国霸权的优势,美国资产阶级采取了几个重大的步骤。


第一个步骤,就是采取紧缩性货币政策,大幅度提高利率,用人为制造经济衰退的方式制造高失业,迫使美国工人阶级屈服,同时将资本积累的重心从物质生产向金融投机方向转移。


第二个步骤,就是借着世界金融市场利率大幅度提高的机会,引爆半外围国家的债务危机,迫使拉丁美洲国家实行“结构调整”,又迫使苏联东欧集团放弃社会主义道路。其实质,是重新调整主要半外围国家在资本主义全球分工中的作用,迫使这些国家放弃经过几十年积累已经形成的传统工业,将这些国家改造为资本主义全球经济中能源和原材料产品的主要供应者,同时打垮这些国家中那些对于资本主义全球积累来说已经过于“昂贵”的工人阶级。


第三个步骤,就是将一批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转移到可以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并且具备资本积累其它方面条件的地区(比如,政治稳定、有必要的基础设施、劳动力普遍受过基础教育等)。随着中国走上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正好迎合了美帝国主义重建霸权以及资本主义全球经济重组的需要。


在采取了这几个步骤以后,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得到了稳定和巩固。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计算机和新信息技术得到普及,美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一度出现加速增长的趋势,美国资本家的平均利润率有所恢复。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成为唯一的军事超级大国,美国霸权不仅实现了“复兴”,而且在世纪之交一度出现了如日中天的势头;美国统治集团中的一部分甚至提出了要建立“美利坚帝国”统治下的世界新秩序的狂妄主张。


然而,从长远来看,美帝国主义为了挽救其霸权没落而采取的重大步骤不仅最终不能制止美帝国主义的衰落,而且大大加深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一系列结构性矛盾,从而为现存社会制度的最终灭亡准备了条件。


首先,美国资产阶级向本国工人阶级的进攻以及其他核心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向本地区工人阶级的进攻,破坏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核心国家内部一度形成的相对稳定的阶级妥协。到了本世纪初,美、欧、日等核心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重新出现了激化的趋势。这种核心国家内部阶级矛盾的激化,目前来看,暂时还不会在核心国家内部造成新的革命形势,但是却足以破坏核心国家自身的资本积累,进而打乱资本主义全球分工并削弱衰落中的美国霸权维持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稳定的能力,从而为世界其它地方的革命运动创造有利条件。


第二,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成为资本主义全球经济重组的主要受益者。中国的庞大廉价劳动力不仅为中国资本家提供了大量剩余价值,而且通过不平等交换向美国等核心国家转移了大量剩余价值,从而成为新自由主义全球经济相对繁荣的决定性因素。但是,新自由主义全球经济对中国劳动群众的剥削,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社会的阶级结构,已经在中国造成了一个数量庞大的新一代城市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假以时日,中国的工人阶级和进步小资产阶级必然有能力提出越来越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这些要求又必然突破中国资本主义的狭隘界限。


由于现在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无力同时容纳核心国家、传统半外围国家(俄罗斯、东欧、拉丁美洲)以及新兴半外围国家(主要是中国)的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一系列基本的政治和经济要求,这就为未来的世界革命高潮铺平了道路。


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建立在大量消耗资源和环境空间的基础上,特别是建立在大量消耗煤炭的基础上,这就极大地加剧了全球环境危机的发展,全球生态系统到了崩溃的边缘。人类所面临的“不是社会主义就是野蛮”的世界历史抉择,已经不是关于未来的寓言,而是当下革命运动不得不承担的紧迫任务。


不过,就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来说,美国霸权为了“复兴”而对资本主义全球秩序重组的直接后果,是造成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范围内地缘政治的严重不稳定,特别是对于世界能源生产至关重要的中东地区的严重不稳定。


在上一期随笔中说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作为对苏联放弃世界革命的回报,美国同意苏联拥有从鸭绿江到易北河(即从东北亚到东欧)的广大地区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通过“雅尔塔协定”,苏联事实上承认了美国在全球范围的霸主地位,美国则将维持整个欧亚大陆东半部经济和政治稳定的职能转让给了苏联。在这个意义上,美、苏共同维持着战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稳定,这种“协作”以后又通过所谓“冷战”的形式固定下来。当然,这并不是说,美、苏双方之间没有矛盾,也不是说双方不会以种种方式试探雅尔塔协定的边界,试图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但是总的来说,从1945年至苏联解体,美、苏双方基本上没有突破雅尔塔协定的框架。


在中东地区,美国通过支持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伊朗的巴列维王朝形成了控制中东地区的三个桥头堡。另一方面,苏联则支持宣称实行“阿拉伯社会主义”的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三个民族解放运动政权。在经过了几次中东战争以后,两方面的力量也达到了相对均衡。


然而,随着苏联陷入危机,中东地区原有的力量相对均衡被破坏,原来的民族解放运动政权或者垮台或者变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趁机崛起。中东地区失去稳定以后,直接威胁到资本主义的发祥地欧洲地区,同时也威胁到整个资本主义全球经济所需要的能源供给。这就诱使美帝国主义动用其貌似强大的军事力量进行新的战争冒险。出乎美帝国主义的意料之外,这一冒险后来被历史的实际发展证明是美国霸权的催命符。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1-9-5 16:10
激活 发表于 2021-9-5 15:57
其实苏联是想要突破雅尔塔协定的吧,像是古巴导弹危机,中东、越南,但好像都失败了? ...

中东、越南不算 雅尔塔协定没有明确规定东欧、东北亚以外怎么办,也就是默许双方可以你来我往

当然古巴导弹危机就是冒进,所以美国才摆出一付不惜核大战的架式(但单纯古巴的存在,只要不动关塔那摩,美国也忍了)

遵守雅尔塔的典型例子:苏联要求意共法共解除武装、不支持希腊革命

苏联出兵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美国不干涉
激活 2021-9-5 15:57
其实苏联是想要突破雅尔塔协定的吧,像是古巴导弹危机,中东、越南,但好像都失败了?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2:50 , Processed in 0.021200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