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棒杀和捧杀都能置佳士工人斗争于死地

2018-8-16 22:1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566| 评论: 2

摘要: 要建立这样的工会组织,党组织,甚至工人纠察队、锄奸队,小股机动军事性组织,难道还要通过特色政府批准吗?他们会批准吗?完全可以秘密的建立包括工会组织的一切组织,这才是正确的路线。
棒杀和捧杀都能置佳士工人斗争于死地
2018.08.16贺春生

       棒杀也称“杖杀”。是用木棒将人活活打死。捧杀出自《风俗通》的典故(见下文)。

       目前,深圳佳士工人为建会罢工维权的斗争,就同时遭遇到了这两个杀器的进攻。佳士工人建会罢工维权的斗争初露锋芒,开创了特色以来,群体抗争事件由经济维权向政治维权过渡的先河。这一斗争理所当然地遭到了特色政府的镇压。为什么说是理所当然?因为一个官僚权贵资本主义国家的法理,当然是维护官僚权贵资本家利益的,尽管他们还叫“共产党”?!还叫“特色”?!有人质问:你们还是不是共产党?你们还是不是人民警察?为什么只站在资本家方面,专门欺压百姓?欺压工人?有这种疑问和多此一问的人,不知是明知故问,还是沉眠了40几年的植物人才刚刚睡醒?这种人,除了糊涂虫,就是乌有人的别有用心。来自特色官方警察的直接打压——棒杀,自不必说,因为这是大家都了解的。单说号称得到了全国各届工人学生大力支持的佳士工人,没有休息,日夜鏖战,左挡右搪,奋力拼搏,却总是不能突出重围,更无闲暇静下心来,冷却思考,总结教训,判断方向。情绪一直是高昂着,燃烧着,激发着!来自各地各届的大力声援,与当地警察的粗暴镇压相比,一冷一热,势如冰火,奈何佳士的年轻工人——着实说,他(她)们还是孩子,没有政治上的免疫力和抵抗力——要说他(她)们在这冰火两重天的境遇里不患感冒发烧,不头脑发胀才怪呢?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这和有些声援,不适当的过热声援,特别是来自乌有系的狂躁声援——捧杀,是分不开的,是直接相关的!

       为什么把这种声援看作是“捧杀”?让我们先看看前面提到的典故:“长吏马肥,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已,至于死。”什么意思呢?用现代汉语解释就是:那个官差骑的马很肥(根本不善跑),旁观的人(捧杀者)说,你的马一定跑得很快(故意吹捧),于是骑马的官差得意忘形,遂不断地催促他的马快跑,直到把他的马累死了。“捧杀”的道理,就是明明不能这样干,捧杀者却用誉纵法或火烤法把对方捧晕,使其忘乎所以,失去理性,并导致对方一意孤行铸成大错,最后自行毁灭或失败。

       目前佳士的建会斗争,本身所走的政治路线和斗争方式就是不正确的。第一、建立工会,为什么偏要求得特色政府的批准和同意呢?历来的反动政府有同意和批准工人阶级可以建立工会组织、可以建立政党社团的吗?只有宪章运动后的英国,在工会的工联主义和工团主义的日益贵族化的黄色发展趋势下,当局对组建工会才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后来乃至其余各资本主义国家,就不可能再有批准工人自己建立工会的政府。许多国家政府在法律上虽然还保留着工人有建立工会组织自由的条款,但是他们的附加条件是工人建会必须要及时上报政府,必须由政府批准。至于什么时候批准?你要耐心等待。也就是什么时候你的工会成员的领导者,是由政府委派或工会内部腐化,推选出政府可以信任的工人贵族为工会领导者时,政府的批准文书也就可以下达了。否则,程序停止,永远在审核中。特色的宪法和执行情况就是如此,这同宪法规定的公民有结社自由的权力之处理方式是一样的。建立工会,也是一种结社,所以处理方式都一样。这些问题,佳士的青年工人并不了解,工人要建立自己工会的诉求,特色政府当然是不会批准的。你们要罢工、要示威、要闹事,政府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驱散、抓捕和镇压。工人们斗争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而特色各级反动政府的处理方法却是一样的——棒杀!

       如果佳士工人要建立自己的工会是隐蔽的,秘密的,地下的,就不需要劳动反动政府的批准了。这样是不是减少了很多麻烦?工人们要建立自己的工会,目的是组织起来,形成自己的领导核心,团结更多的骨干工人,争取广大的中间工人,教育和觉悟少数落后工人,为的是把工人阶级由自在的阶级更好的变成自为的阶级;为未来的大革命——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重新革命,积蓄力量,培养干部,准备武器,发动暴动。这才是正确的方向,正确的路线。在此基础上制定今天革命的方法和策略,指导工人们的近阶段的符合长远利益的革命斗争。这样看来,工人们如此建立自己的工会,还有必要请求特色政府的批准吗?完全没有必要。如果去报请反动政府批准工人们建立自己的工会组织,是不是等于把工人内部的进步分子,或革命分子的组织名单通通报告给了反动政府呢?

       当然工人们不是这样想的。他(她)们如果是这样想的,他(她)们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到当地政府,当地官方市总工会(黄色),一次次地请愿、静坐、诉求,一次次地把他(她)们筹建工会的成员名单呈报给这个反动政府了。

       那么,他(她)们是怎么想的呢?他(她)们都是好孩子,他(她)们的主观愿望是要在特色政府的批准下,在法律的框架下,做一个尊法、守法、维护政府权威,承认政府合法性,同时争得有政府批准文书的同样完全合法的自建工会。他(她)们的行为,完全是一种规规矩矩、循规蹈矩、程序完全合法的极正派的行为。然而,尽管他(她)们尊法、守法、规规矩矩,循规蹈矩的履行正常程序申请建会,却意外地(在这些年轻人看来是意外的)遭到了特色政府的无情的暴力镇压。这一不但不被批准,反遭抓捕镇压的冰冷结果,充分说明了在中国早已经没有了秩序和法制,早已经没有了民主和自由,早已经没有了人权和尊严!有的只是法西斯的暴力和野蛮,疯狂和邪恶,恐怖和强权!工农民众要和平表达诉求,合理维护基本权利的一切可能已经不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工人阶级与资本家阶级的矛盾和冲突,无产阶级对官僚权贵资产阶级的反抗和斗争就必然会发生,一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重新革命的各个阶级正在显示力量,正在全国范围内云集,中国将发生一个一天等于二十年社会巨变,这也是必然的。就目前全国每年发生的数以万计的工农民众与复员老兵的大规模的上访维权斗争,并一次次地遭到特色政府的截访镇压的血的事实,已经完全证明了这场社会革命正在全国酝酿形成。

       白色恐怖笼罩全国,法西斯警察城管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人民已经没有了基本的生存权利,没有了民主,没有了自由,没有了人权,没有了合法的各种表达合理诉求的正常管道。那么老百姓还有活路吗?有!特色政府给老百姓留下的唯一活路就是——造反!官逼民反!而造反和革命是违法的,这并不是佳士青年工人的初衷,他们也许并不想反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要反政府,所以,可以说佳士青年的斗争方向并不在这里。如果说佳士青年的斗争,就是为了建立工会,团结工人,维护他们应该拥有的经济权力,争取八小时工作,补偿工人们应该得到的一切福利待遇等等——当然这种斗争也是好的,即使是要求特色政府实行某种有利于工人权益的改良,我们都应该大力支持。但是,我们决不能听任工人们的斗争滑入到改良主义、工联主义或工团主义的邪路上去。然而,凭心而论,即使是佳士工人斗争的目的就是改良主义的,就是工联主义的,就是工团主义的,特色政府也是绝不答应的。这就是今天的特色中国的具体现状。

       因此,这说明中国革命必须发生,工人阶级必须走到这场革命斗争的前面,形势逼迫全国人民必须掀起一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重新革命,推翻特色反动政府,重建无产阶级专政,重建社会主义!历史已经证明: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历史还将证明:中国的未来也只剩下了社会主义一条路可走!“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佳士工人斗争的思想认识,并没有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如果没有乌有之乡的直接参与影响,在马列毛主义者的正确思想灌输下,他们在现实斗争中,在不断四处碰壁、甚至被碰的头破血流的教训中,在斗争实践并结合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真理的不断总结中,他们是能够认识现实,懂得革命理论对于革命实践的指导作用的,是一定会辨明正确的政治方向的。这是可以预见的,可以实现的。但是目前真正的马列毛主义的影响并没有直接与佳士工人的斗争发生关系,而是乌有之乡的救党保国的改良主义却首当其冲,直接渗透到了佳士工人斗争的前沿。这说明这场斗争的发展趋势,在很大程度上是要继续向着寻求建会斗争的遵纪守法、循规蹈矩,在特色法律框架下的改良主义,从而把斗争转入到保党救国的维稳方向的。

       既然是这样的发展方向,有乌有之乡的直接参与影响,我们就不能在佳士工人这场建会斗争正在出现错误倾向的时刻,一味地鼓噪和煽风点火。确实是应该适当的泼点冷水,适时的指出这场斗争的方向和路线问题,并抓住救党保国改良主义的要害,进行必要的路线斗争,以提高佳士维权工人和今后全国民众维权斗争的普遍的政治质量和思想高度。应该说,这才是我们今天要付出的努力,应尽的具有现实意义的社会责任。

       今天的泛左翼红群舆论,特别是一些很有影响力的毛派人物,从佳士工人维权以来,就一窝蜂地宣传造势,不分青红皂白,完全加入了热捧佳士工人斗争的潮流,甚至把积极提出正确意见、准备给佳士工人的维权斗争泼泼冷水降降温的合理性意见和评论,通通打成右倾、保守、观望、讽刺,阻碍和破坏革命的反动的一方,而把积极支持和声援佳士工人斗争的呐喊和鼓噪,却看作是革命的一方。甚至很快与乌有之乡的鼓噪参与活动发生了和鸣,形成了与救保派、与一直积极从事改良主义的、一直破坏革命的、我们一直批判的舔派同流合污,搞起了完全倒向乌有之乡一边、完全放弃了马列毛主义原则和无产阶级领导权的投降主义路线(所谓的统一战线)。而把热捧声援和冷静建议佳士工人斗争的不同态度,看作是革命和不革命、甚至是反革命的分水岭、试金石,看成了阶级阵营左右划线的唯一根据。这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在革命队伍中的泛滥表现,是一种对当前形势非常有害的政治思潮,是应该必须及时降温、冷静审视和迅速扭转的异动向。

       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孩子迷了路,摔了跟头,我们会及时的给他指路,扶他(她)起来,拍掉他(她)身上是泥土,并鼓励他(她)按照正确的回家路线大胆地继续前行,继续锻炼,继续进步;而如果是别人的孩子迷路了,摔倒了,我们有些人就在一旁毫不心动又好像是非常热心地鼓动热捧说,迷路了不要紧,哪有一贯正确的;摔倒了不要紧,摔倒了再爬起来。甚至在孩子明明迷了路正要陷入泥潭的情况下,还在那里起劲的鼓动说:走的好!姿势优美!步伐有力!走错了不要紧,要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要敢于探索,勇往直前!眼看着前面有坑,孩子要摔,也并不提醒,而是继续说:要一直往前走,不要往脚下看,结果——摔倒了!接着还说:摔倒了再爬起来,再摔倒了再爬起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就是有些人把别人的孩子只看作是别人的孩子,而不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真正地关心和体贴他(她)们。咋听起来,这些人这样的说教和处世态度,好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好像教育孩子的方法也无可挑剔,但是在对待自己的孩子时,他们的表现就根本两样了。

       之所以说,这种教育孩子的方式也无可挑剔,无可非议,革命的发生和发展、革命阶级的革命过程也同理,确实是——迷路了不要紧,哪有一贯正确的;摔倒了不要紧,摔倒了再爬起来。路走错了可以再重走,而且要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要敢于探索,勇往直前!失败了,摔倒了,再爬起来,再摔倒了再爬起来,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这种观点,只是在事物发展的总的认识论——马列毛主义的最基本的唯物史观的前提下,才是正确的。马列毛主义说的是在没有前车之鉴和革命正处于探索阶段,并没有成功的经验或经历过教训的情况下的总的实践过程。这种观点正是坚持了唯物论之第一的实践的观点——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当我们在小的时候,已经有了走路的经验,有了跌跤子的教训,当我们的前人已经走过了革命的风风雨雨,枪林弹雨,经过了多次的历史性的阶级实践,有了成功的经验,特别是有了失败的教训,血的教训,生命的教训,有了一次次的成功和失败的反复的检验总结,有了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性理论,我们还能不进入到辩证唯物论的更高层次的认识论的观点——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观点,理论联系实际的观点,理论指导实践的观点吗?难道要把马列毛主义束之高阁,或者干脆撇到一边,或者永远弃之不用,永远摸着石头过河,永远实践,永远探索吗?这实际上就是否定马列毛主义理论,反对马列毛主义,实际上走的是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道路,是对事物的不可知论和革命的不可知论的现实翻版,是严重干扰和破坏当前革命形势的最有害的东西,是必须及时纠正的错误思想倾向。有了大人的经验教训,就要时刻关心和关注我们的孩子不走错路和不跌跤子;有了革命的经验和理论的总结——马列毛主义,就要时刻关心和关注全国的一切反对和反抗特色反动政权、包括佳士工人斗争的发展方向,就要及时的跟进、了解、分析、总结和指出当前运动存在的问题和应该避免的倾向。通过我们的舆论宣传去影响或指导当前的工农阶级斗争,这才是我们的要务,第一的要务!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8-18 22:05
秘密组工会,工会地下化这是一个在保密性无法保证的条件下的飞蛾扑火。本来争取成立工会是当前宪法允许的事,弃之不用,将工人置于非法之中,这是不可取的。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8-18 21:57
就“棒杀......”一文与 贺春生同志商确
匡山清泉 2018. 8 .17

贺春生同志提出的问题是当前毛派阵营所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如果处理不好,本来就力量弱小的反资本主义复辟阵营的力量马上又会面临把工人阶级维护自身权益而发起的与资本家和走资派的斗争变成毛派内部的大混战,使反复辟斗争再次遭遇严重挫折。

贺春生同志提出工人斗争应秘密建党和建立自己的工会,这个建议是很好的建议。但是即是秘密建了党,建了工会,在当前反复辟斗争力量还处于弱小,在全国还处于发动群众,争取群众,教育群众的反复辟持久战的第一阶段,还是需要通过种种合法斗争的形式,争取每一次维权斗争的阶段性胜利而这每一次阶段性胜利,都只是达到提出的很有限的目标,在贺春生同志眼中,这不就是改良主义了吗?

是不是把当年安源路矿工人向路矿当局提出保护俱乐部、改善工人待遇等要求的有限的斗争条件也叫作改良主义呢?我觉得贺春生同志这样如此苛刻的要求佳士工人发起的当前斗争实在是太教条主义。你可以把你的秘密建党,秘密建立工会的建议向佳士工人供献出来,也可向他们建议,向当局和佳士厂方提出我们哪些合理的,通过斗争,能达到的条件来帮助佳士工人的这次斗争,唯独不能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指手划脚,说你们的斗争,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赶快停止吧!

这不是一个革命者对待工人运动应有的态度。致于你说的乌有的介入所引起的担优,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从反复辟斗争持久战的角度,第一阶段的任务通过种种合法斗争的形式,最大限度的教育群众,争取群众,发动群众,这个目标是完全一致的,在这一阶段,和他们完全是同盟军,统一战线的关系,而不是最危险的敌人。

致于到了持久战第三阶段,大多数的人民群众已经越来越看清了,在前两阶段的斗争中,用尽了一切合法的斗争手段对当权派而无效,走资派反而对人民群众的合法斗争采取越来越残酷的镇压,一直发展到大规模的武装镇压人民反复辟的合法斗争 ,人民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可发动武装起义推翻走资派政权,这时毛派发动武装起义推翻反动统治,如果乌有的人还站在反对武装斗争,对反动政权还抱幻想的立场,那就会让他们当走资派的殉葬品,和走资派一起,被人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而不是现在。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3 04:31 , Processed in 0.01339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